灵灵灵灵魄

今天灵魄卡文了吗?卡了。

【晏华生贺】让晏华好好过生日的正确操作

·是和亲友 @凯鱼QWQ@今天写道魔了吗 的合作生贺,后半段又傻又难看的是我写的()
·梗源交界都市来信处
·ooc有,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

  已渐渐入秋的天比前些日子凉爽了些许,只不过也并未有多少区别,该热的时候依旧是热。这会正是午后,阳光打在地上,有些过于刺眼了。

  像这种时候中央庭里有配备空调什么的就非常贴心啦,我们的鬼牌小姐悠闲坐在待客室的沙发上边如是道。

  神官先生在另一边表示同意。

  “……诶,话说回来不良神官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现在才问?!还有谁是不良神官啊!”

  爱缪莎从座位上头跳下来也没去管面前人的抗议,她看着对方一副风尘仆仆模样大抵上是有什么急事——虽是这么说,这人方才还跟他大眼瞪小眼对视了许久顺带闲聊,门口的“驯鹿”怕不是都快失了引擎的温度。

  “找晏华先生吗?”于是前者便歪歪脑袋状似无害,对面的人才接了话语:“——啊对!虽然本来只是来看看的但是找一下华仔也没什么问题是不是!”

  骗谁呢。爱缪莎瞟了眼对方手里边的红酒袋子,抬头看着对方装傻充愣,决定默默转身应了声就走当做无事发生过。

  这会被提到的某位晏华先生还待在自己那一方小天地里,一般来说这种话都是用来对于居室的形容,但对于中央庭的神之头脑来说,大概办公室他还处的更加久些。

  他瞧见自己门口原本紧闭的门板开了条缝,也没去在意多少便再次低下了头将注意力转回文件上头,直到某人已经站在他面前并且以堪称幽怨的目光注视了他脑袋顶许久,晏华才终于抬起头来。毫无意外的是那个赛斯。

  “哟华仔——!”倒是很有精神的样子,那个家伙挥挥手就凑近了些,“这个点还在工作?!不午休的吗华仔!”然后便开始吵吵嚷嚷了起来。

  晏华也是见怪不怪,偏头瞟了赛斯一眼,手上处理文书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你来做什么。”
  
  “哎,别这么冷淡嘛,我们好歹也当过同学呀。”赛斯把红酒往晏华桌上一放,“喝酒吗?这可是我花好大功夫找来的。”
  
  “原来你工资很高吗?”

  冷漠的语气让赛斯不由的想起那被扣工资又面临被教会辞职的凄凉日子,赛斯咳了一声,开封了红酒,分别给自己和晏华都倒了一杯。
  
  晏华眉梢轻挑。闻香味,的确是珍品。
  
  “来嘛华仔,喝一杯,就一杯也行啊,别浪费了这上好的红酒呀!”赛斯举起盛满红酒的杯子在晏华眼前晃来晃去,鲜红汁液勾起优雅的弧度。“工作也可以稍微放放啊,累坏自己的话,到时候工作就得全压在安托涅瓦身上了。要劳逸结合啊,放放松才能更好的工作啊!”
  
  赛斯循循善诱着,传教怕是都没这么认真。
  
  “以你这幅口才,当个神官倒是屈才了。”晏华瞄了赛斯一眼,终于还是接过了酒杯,轻抿一口。
  
  然后他就看见了赛斯带着计划得逞的笑容。
  
  ......!看来是以前工资扣的真的不够狠。
  
  在昏迷前一刻晏华这么想着。
  
  
  
  
  再醒来,晏华发现自己被绑在了飞机座椅上,打的结很好解开,就是需要花一会时间。
  
  电子屏上飘过的“通往XX海滩的旅游飞机即将起飞”更是让他好气又好笑。
  
  解开绳索,掏出战术终端,发现收到了很多祝他生日快乐的私信,中央庭交流群也是刷屏一片。
  
  什么晏华生日快乐晏华享受假期吧骗晏华上飞机真刺激......
  
  “回去全部扣工资。”
  
  其实心底还是很开心的吧。
  
  偶尔放次假也不错呢。

【三日月x婶】陪伴

·是庆祝三日月终于来本丸的贺文!
·反正他已经上了我的贼船就不要想下去了(。
·ooc是我的,三日月是大家的
·大概是三日月陪伴审神者成长的故事吧
·其实这是我上交给老师的亲情题材作文(大声)

 

    或许可以说我是被三日月带大的吧。他终日穿着他那藏蓝色衣袍,我觉得这显得他很年轻,看不出来他年纪到底多大了。我只知道他的眼中似乎藏着一轮明月。
    我还小的时候,迈着小短腿跑跑跳跳,大概是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一滑,啪叽一下摔了下去,还刚巧被出门买茶叶的他看见了。他哈哈笑了两声将我扶起。
    “小姑娘,做事可不能操之过急。”
    我抓着他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抬头看了看他,恍惚中我看见他眼中似乎有一轮明月。
    他喜欢喝茶,这是后来我误入了他的茶室时才知道的。
    那是跌跌撞撞的我不小心推开了茶室的门,脚还给门槛绊了一下,特别丢脸的脸朝地摔下去。我挣扎的爬起来,一抬头便是他带笑的眼眸,尴尬的我摸了摸鼻子。
    “小姑娘,过来。”
    我在他对面坐下,他为我沏了杯茶。
    茶水很清澈,茶香也很浓郁,我总觉得与他身上的香味同出一辙。
    我不懂茶,但抿了一口觉得这与他给我的印象很相似,温柔且细腻。我抬头盯着他的眼睛,他捧着茶杯也看着我。我忽然发觉他的眼睛里藏着一轮明月。
    之后我就经常去茶室里陪他喝茶。
    当然有时候也会出现他人不在茶室里的情况。
    那晚,我是在天台找到他的。他正坐在垫子上,看见我便笑了笑,拍了拍他身旁空出来的垫子。我很自觉的过去坐下,接过他递给我的茶。
    茶与平时不同,金色的花瓣漂浮在水面,就好像我捧着一轮明月。
    他望着天空中的明月,我望着他的眼睛,凝视着他眸中蕴藏着的明月。
    “今夜月色真美,对吧。”
    是的,今夜月色真美。
    我希望我能一直陪伴着他,就像他一直陪伴着我一样。
    那轮明月也会永恒的蕴藏在他的眼里吧。

————
希望收到许多建议!!
我感觉小爱心顶破了天只有十个x
三日月:平平淡淡才是真

不会画画还要搞事xx

后来想想把桃李那个画成日日树,日日树位画成英智多好xxx

讲一个童话故事

·因为是童话故事所以就不要在意文笔啦x
·有性转等操作
·没有任何cp
·掺杂一些童话故事和官方剧情
·新手第一次写文好紧脏(bushi)
·其实灵感很多就是没来得及写,先写三篇后续还会继续编下去的吧x

(一)

    从前有一位貌美的公主,叫做天祥院英智。她有一个优雅美丽无比的母后叫做斋宫宗。
    斋宫宗有一面魔镜,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有一天,斋宫宗对着魔镜道,“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优雅美丽的女人?”
    魔镜道,“当然是您的女儿天祥院英智了。”
    斋宫宗听到这个回答几乎咬碎了银牙,派遣猎人月永leo去击杀天祥院英智。
    而当月永leo见到这位美丽的公主时却心生不忍,天祥院英智也被月永leo打动,他们两个最终生活在了一起。

    有一天,月永leo去参加了好友办的一个海上游轮聚会。不料没过多久,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吞噬了游轮。
    在游轮上玩耍的月永leo不会游泳,被冲进大海里缓缓下沉。
    被水淹的意识模糊的月永leo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量将他往海面拉去,他用最后的力量勉强睁开眼睛,在看见一个有火一般头发的女子后就昏迷了过去。
    当月永leo醒来时发现他躺在沙滩上,意识渐渐回笼。他知道自己是被那红发的天使一般的女子救了,不禁心生感激和爱慕的情愫,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她报恩。
    几经周折,月永leo终于打听到在遥远的荆棘林里有一座古堡,古堡里有一位有着天人之姿的红发女魔法使。于是他冲破了荆棘林,闯进了古堡。
    而在家里闲的发慌的天祥院英智知道了月永leo移情别恋的事后,一怒之下,带人拆了那魔法使的朋友某吸血鬼王家的大门,重伤了某吸血鬼王,使他不得不闭关养伤。
    远在古堡的月永leo自然不知道天祥院英智搞了大事,当他爬上古堡顶层,推开门时,被一道魔法击中,砸在背后的墙上。
    魔法使逆先夏目自是得知了眼前之人的周围人重伤了她的朋友,愤怒的双眼发红。当她准备施展魔法取了月永leo的命时,蓦然瞥见月永leo腰间别着的刻有魔法阵的挂饰,骤然停止了魔法,愣在了原地。
    “师匠......”
    受了伤的月永leo趁这时忍着疼痛上前抱住了逆先夏目,轻声细语的在她耳边讲着动人的情话。
    逆先夏目眼中蓄满了泪,也抬起手抱住月永leo,喃喃道,“师匠......我终于找到你了.......”
    自此,月永leo便和逆先夏目生活在了古堡里,再也没有去看天祥院英智。

(二)

    千里之外独自品着红茶的天祥院英智听到了月永leo干的那些好事,冷笑了一声,天空般纯蓝的眼眸如锋利的刀子一般。
    轻轻拍了拍手,下人立即将一名纯血朱樱世家的红发人鱼送了上来。
    朱樱司双手被反绑着,身躯因害怕而不断轻轻颤抖,眸中不断溢出泪珠,化为颗颗晶莹的珍珠滚落在地上。
    天祥院英智的指甲轻轻敲击着桌面,用天籁般的嗓音有些恶劣的道,“人鱼王族朱樱家的小公主朱樱司啊,你心爱的男人月永leo正和那个女魔法使逆先夏目在一起呢。明明真正救了他的人是你呢,凭什么那个贱女人夺走了属于你的位置呢?”
    看着朱樱司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天祥院英智起身理了理自己的礼服,走到朱樱司面前蹲下看着她的眼睛,绽开一抹倾世的笑。
    “是不是很嫉妒呢?那个女人夺走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呢。”
    朱樱司瞪大了眼睛,眼泪还是源源不断的溢出,“你......你的目的是什么?”
    细弱的声音传入天祥院英智的耳朵,她似早就料到朱樱司会这么说一般,从不知什么地方拿出一瓶艳色的药剂摆放在朱樱司身前,解开了束缚着她的绳子。
    “这是一瓶能让人鱼化为人形的药,只要你喝下它,你就可以到古堡夺回你的月永leo了。”
    朱樱司握紧了药瓶,“条件呢?”
    天祥院英智起身推开门,偏了偏脸,绝美的容颜使朱樱司都有些愣神。这个美丽如天使一般的少女,似大海一般深不可测的蓝色眸瞳盯着朱樱司。
    “没关系,权当我送你个人情好了。”
    天祥院英智踏出了门,“你好好考虑下吧,是掩埋真相,看着你心爱的人和别人亲亲我我,还是去争取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朱樱司紧握着药瓶的手有些发红,她犹豫了一会儿,仰头喝下了药剂......

    顺利化为了人形的朱樱司提着裙角一直走到海边,潜入海中。要去古堡寻找月永leo,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向父母汇报,不然她就直接走了家里人肯定会担心的。
    在朱樱司下潜位置的不远处,无数的小鱼围绕着一位白色衣着的男子,亲吻着他蓝色的发。他转过身刚巧看见朱樱司往海里潜的一幕,目光在她的腿处凝了凝,在看见她火红的长发后又了然的笑了笑。朝着鱼儿们挥了挥手,“「鱼儿们」回家吧”
    “「人类」一样的「鱼」呢,真可爱啊♪puka~puka♪”
    “母亲,我回来了”朱樱司推开房门,朱樱司的母亲看见她的腿先是一愣,随即心里一喜。
第一代的深海王曾有过一个预言, 未来将有两名人形人鱼,男必为王,女必为后。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第一代深海王的玩笑,怎么可能会有人鱼化为人形呢?
    直到前几年海洋里突然出现了一名蓝发的男子,以雷霆般的速度夺下了深海王之位,并自名为“深海奏汰”。
    这个“人”的本体,就是人鱼!
    从此再没人敢质疑一代深海王的这条预言,所有人都等待着人形女人鱼的出现。
    当然,这条预言只有老一辈的人知道,连朱樱司的母亲都是朱樱司的爷爷告诉她的。
    “母亲,我要出去做个事情,大概三个月才能回来。”朱樱司坐在她母亲身前道。
    这时下人悄悄告诉了朱樱司的母亲深海奏汰已经向朱樱家下了聘礼,并定下三个月后与朱樱司成婚。朱樱司的母亲更是乐的不行,以至于司糖和她说请假三个月回来她没听见就直接点头了。
    得到了母亲准许的朱樱司就离开了去家到古堡寻找月永leo,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他并说出了真相。月永leo这时才发觉这么久都是认错人了,立刻把对逆先夏目的感情转移到了朱樱司身上,毫不犹豫的和她离开了。
    刚好出门了的逆先夏目透过魔法看见了月永leo被朱樱司带走的全过程,愤怒的用魔法击碎了一棵百年老树,转过身面容扭曲的对朱樱司下了一个诅咒。
    “......我诅咒!三个月后,朱樱司将变成泡沫消失在人世!”
    “朱樱司......你抢走了我的师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朱樱司带着月永leo回到了深海里的朱樱家,和母亲定下三个月后和月永leo结亲。
    朱樱司的母亲眼睛闪烁了一下,她知道这个时候拒绝朱樱司,她肯定会大闹一场,但脑中已经成型了的套路使她微笑着同意了这场婚姻。
    于是在三个月后,朱樱司穿上了嫁衣,眼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今晚她就会嫁给月永leo,和那个第一眼就不能遗忘的男人结婚。
    当天晚上,朱樱司却被她的好母亲送进了深海奏汰的房间,绝望的她这才意识到,原来今晚并不是她和月永leo的大喜之日,而是朱樱家公主和当代深海王的结亲之日!
    第二天,知道自己已经脏了的朱樱司不顾家人的反对独自来到沙滩上,化成了点点泡沫消失了。
    追上来的深海奏汰愣在了原地。
    “「鱼」死了,「心」也死掉了”

(三)

    在一个国都里,有一个超正经的王子,精通剑术,几乎是是所有花季少女的梦中情人。
他,叫做羽风薰。
    有一天,正经的羽风薰王子的好朋友朔间零告诉他,
    “薰君,汝有一个情劫。”
    然后朔间零交给正经的羽风薰王子一双水晶鞋,严肃的和他讲,“能穿上这双鞋的女人就是薰君的情劫,切记要避开。”
    但是从不相信这些玄乎玩意儿的正经的羽风薰王子并不当一回事,在朔间零走之后就把水晶鞋丢进了垃圾桶。
    没想到,自那天晚上起,正经的羽风薰王子总会梦见一位美丽的金发少女,穿着水晶鞋和冰蓝色的长裙和他在梦里相会。渐渐的,正经的羽风薰王子迷上了这位美丽的姑娘,他知道这位姑娘一定是朔间零口中的那个情劫。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羽风薰王子开始和各种金发的少女搭话,为了找到话题甚至学会了撩妹。
    但他撩遍了天下金发少女,却始终没有找到他梦中的美丽姑娘。
    无计可施的羽风薰撩妹狂魔只好找到朔间零请求他的帮助。
    “薰君,汝确定要这样做吗?”朔间零斜靠在沙发上品尝着鲜美的番茄汁,“吾辈就知道薰君肯定不会听吾辈的话,也不会好好保存水晶鞋,早在一开始吾辈就多准备了一双同款水晶鞋。”
    “希望汝不会后悔。”朔间零平静的将水晶鞋交给了羽风薰。
    得到了水晶鞋的羽风薰回国后,立刻下令寻找能穿上这双鞋的金发少女,终于在一个破落的院子里找到了一位名叫仁兔成鸣的灰姑娘。
    “你是我一辈子的小蒲公英♪”在殿堂里,羽风薰温柔的把水晶鞋给仁兔成鸣穿上,俯身给了她一个吻。
    没想到,水晶鞋突然变得血红,不知所措的仁兔成鸣不受控制的跑到殿门前开始舞蹈,没多久就死亡了。
    羽风薰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一时没缓过来晕倒了过去。
    第二天,清醒了的羽风薰以王子妃的礼仪隆重的埋葬了仁兔成鸣。
    但他不知道的是,送葬队伍送的棺材里仁兔成鸣的尸首早已不知所踪,只是没有人敢汇报给他而已。
    这场葬礼给羽风薰人生的初恋画上了句号,从此他虽依旧花心成性撩遍天下美女,却再不娶妃。
    而仁兔成鸣的尸首静静的躺在斋宫宗的床上,被她制作成了有生命却没有灵魂的人偶。
    “仁兔,你是我最完美的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