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灵灵魄

没有了然后

不会画画还要搞事xx

后来想想把桃李那个画成日日树,日日树位画成英智多好xxx

讲一个童话故事

·因为是童话故事所以就不要在意文笔啦x
·没有任何cp
·掺杂一些童话故事和官方剧情
·新手第一次写文好紧脏(bushi)
·其实灵感很多就是没来得及写,先写三篇后续还会继续编下去的吧x

(一)

    从前有一位貌美的公主,叫做天祥院英智。她有一个优雅美丽无比的母后叫做斋宫宗。
    斋宫宗有一面魔镜,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有一天,斋宫宗对着魔镜道,“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优雅美丽的女人?”
    魔镜道,“当然是您的女儿天祥院英智了。”
    斋宫宗听到这个回答几乎咬碎了银牙,派遣猎人月永leo去击杀天祥院英智。
    而当月永leo见到这位美丽的公主时却心生不忍,天祥院英智也被月永leo打动,他们两个最终生活在了一起。

    有一天,月永leo去参加了好友办的一个海上游轮聚会。不料没过多久,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吞噬了游轮。
    在游轮上玩耍的月永leo不会游泳,被冲进大海里缓缓下沉。
    被水淹的意识模糊的月永leo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量将他往海面拉去,他用最后的力量勉强睁开眼睛,在看见一个有火一般头发的女子后就昏迷了过去。
    当月永leo醒来时发现他躺在沙滩上,意识渐渐回笼。他知道自己是被那红发的天使一般的女子救了,不禁心生感激和爱慕的情愫,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她报恩。
    几经周折,月永leo终于打听到在遥远的荆棘林里有一座古堡,古堡里有一位有着天人之姿的红发女魔法使。于是他冲破了荆棘林,闯进了古堡。
    而在家里闲的发慌的天祥院英智知道了月永leo移情别恋的事后,一怒之下,带人拆了那魔法使的朋友某吸血鬼王家的大门,重伤了某吸血鬼王,使他不得不闭关养伤。
    远在古堡的月永leo自然不知道天祥院英智搞了大事,当他爬上古堡顶层,推开门时,被一道魔法击中,砸在背后的墙上。
    魔法使逆先夏目自是得知了眼前之人的周围人重伤了她的朋友,愤怒的双眼发红。当她准备施展魔法取了月永leo的命时,蓦然瞥见月永leo腰间别着的刻有魔法阵的挂饰,骤然停止了魔法,愣在了原地。
    “师匠......”
    受了伤的月永leo趁这时忍着疼痛上前抱住了逆先夏目,轻声细语的在她耳边讲着动人的情话。
    逆先夏目眼中蓄满了泪,也抬起手抱住月永leo,喃喃道,“师匠......我终于找到你了.......”
    自此,月永leo便和逆先夏目生活在了古堡里,再也没有去看天祥院英智。

(二)

    千里之外独自品着红茶的天祥院英智听到了月永leo干的那些好事,冷笑了一声,天空般纯蓝的眼眸如锋利的刀子一般。
    轻轻拍了拍手,下人立即将一名纯血朱樱世家的红发人鱼送了上来。
    朱樱司双手被反绑着,身躯因害怕而不断轻轻颤抖,眸中不断溢出泪珠,化为颗颗晶莹的珍珠滚落在地上。
    天祥院英智的指甲轻轻敲击着桌面,用天籁般的嗓音有些恶劣的道,“人鱼王族朱樱家的小公主朱樱司啊,你心爱的男人月永leo正和那个女魔法使逆先夏目在一起呢。明明真正救了他的人是你呢,凭什么那个贱女人夺走了属于你的位置呢?”
    看着朱樱司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天祥院英智起身理了理自己的礼服,走到朱樱司面前蹲下看着她的眼睛,绽开一抹倾世的笑。
    “是不是很嫉妒呢?那个女人夺走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呢。”
    朱樱司瞪大了眼睛,眼泪还是源源不断的溢出,“你......你的目的是什么?”
    细弱的声音传入天祥院英智的耳朵,她似早就料到朱樱司会这么说一般,从不知什么地方拿出一瓶艳色的药剂摆放在朱樱司身前,解开了束缚着她的绳子。
    “这是一瓶能让人鱼化为人形的药,只要你喝下它,你就可以到古堡夺回你的月永leo了。”
    朱樱司握紧了药瓶,“条件呢?”
    天祥院英智起身推开门,偏了偏脸,绝美的容颜使朱樱司都有些愣神。这个美丽如天使一般的少女,似大海一般深不可测的蓝色眸瞳盯着朱樱司。
    “没关系,权当我送你个人情好了。”
    天祥院英智踏出了门,“你好好考虑下吧,是掩埋真相,看着你心爱的人和别人亲亲我我,还是去争取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朱樱司紧握着药瓶的手有些发红,她犹豫了一会儿,仰头喝下了药剂......

    顺利化为了人形的朱樱司提着裙角一直走到海边,潜入海中。要去古堡寻找月永leo,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向父母汇报,不然她就直接走了家里人肯定会担心的。
    在朱樱司下潜位置的不远处,无数的小鱼围绕着一位白色衣着的男子,亲吻着他蓝色的发。他转过身刚巧看见朱樱司往海里潜的一幕,目光在她的腿处凝了凝,在看见她火红的长发后又了然的笑了笑。朝着鱼儿们挥了挥手,“「鱼儿们」回家吧”
    “「人类」一样的「鱼」呢,真可爱啊♪puka~puka♪”
    “母亲,我回来了”朱樱司推开房门,朱樱司的母亲看见她的腿先是一愣,随即心里一喜。
第一代的深海王曾有过一个预言, 未来将有两名人形人鱼,男必为王,女必为后。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第一代深海王的玩笑,怎么可能会有人鱼化为人形呢?
    直到前几年海洋里突然出现了一名蓝发的男子,以雷霆般的速度夺下了深海王之位,并自名为“深海奏汰”。
    这个“人”的本体,就是人鱼!
    从此再没人敢质疑一代深海王的这条预言,所有人都等待着人形女人鱼的出现。
    当然,这条预言只有老一辈的人知道,连朱樱司的母亲都是朱樱司的爷爷告诉她的。
    “母亲,我要出去做个事情,大概三个月才能回来。”朱樱司坐在她母亲身前道。
    这时下人悄悄告诉了朱樱司的母亲深海奏汰已经向朱樱家下了聘礼,并定下三个月后与朱樱司成婚。朱樱司的母亲更是乐的不行,以至于司糖和她说请假三个月回来她没听见就直接点头了。
    得到了母亲准许的朱樱司就离开了去家到古堡寻找月永leo,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他并说出了真相。月永leo这时才发觉这么久都是认错人了,立刻把对逆先夏目的感情转移到了朱樱司身上,毫不犹豫的和她离开了。
    刚好出门了的逆先夏目透过魔法看见了月永leo被朱樱司带走的全过程,愤怒的用魔法击碎了一棵百年老树,转过身面容扭曲的对朱樱司下了一个诅咒。
    “......我诅咒!三个月后,朱樱司将变成泡沫消失在人世!”
    “朱樱司......你抢走了我的师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朱樱司带着月永leo回到了深海里的朱樱家,和母亲定下三个月后和月永leo结亲。
    朱樱司的母亲眼睛闪烁了一下,她知道这个时候拒绝朱樱司,她肯定会大闹一场,但脑中已经成型了的套路使她微笑着同意了这场婚姻。
    于是在三个月后,朱樱司穿上了嫁衣,眼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今晚她就会嫁给月永leo,和那个第一眼就不能遗忘的男人结婚。
    当天晚上,朱樱司却被她的好母亲送进了深海奏汰的房间,绝望的她这才意识到,原来今晚并不是她和月永leo的大喜之日,而是朱樱家公主和当代深海王的结亲之日!
    第二天,知道自己已经脏了的朱樱司不顾家人的反对独自来到沙滩上,化成了点点泡沫消失了。
    追上来的深海奏汰愣在了原地。
    “「鱼」死了,「心」也死掉了”

(三)

    在一个国都里,有一个超正经的王子,精通剑术,几乎是是所有花季少女的梦中情人。
他,叫做羽风薰。
    有一天,正经的羽风薰王子的好朋友朔间零告诉他,
    “薰君,汝有一个情劫。”
    然后朔间零交给正经的羽风薰王子一双水晶鞋,严肃的和他讲,“能穿上这双鞋的女人就是薰君的情劫,切记要避开。”
    但是从不相信这些玄乎玩意儿的正经的羽风薰王子并不当一回事,在朔间零走之后就把水晶鞋丢进了垃圾桶。
    没想到,自那天晚上起,正经的羽风薰王子总会梦见一位美丽的金发少女,穿着水晶鞋和冰蓝色的长裙和他在梦里相会。渐渐的,正经的羽风薰王子迷上了这位美丽的姑娘,他知道这位姑娘一定是朔间零口中的那个情劫。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羽风薰王子开始和各种金发的少女搭话,为了找到话题甚至学会了撩妹。
    但他撩遍了天下金发少女,却始终没有找到他梦中的美丽姑娘。
    无计可施的羽风薰撩妹狂魔只好找到朔间零请求他的帮助。
    “薰君,汝确定要这样做吗?”朔间零斜靠在沙发上品尝着鲜美的番茄汁,“吾辈就知道薰君肯定不会听吾辈的话,也不会好好保存水晶鞋,早在一开始吾辈就多准备了一双同款水晶鞋。”
    “希望汝不会后悔。”朔间零平静的将水晶鞋交给了羽风薰。
    得到了水晶鞋的羽风薰回国后,立刻下令寻找能穿上这双鞋的金发少女,终于在一个破落的院子里找到了一位名叫仁兔成鸣的灰姑娘。
    “你是我一辈子的小蒲公英♪”在殿堂里,羽风薰温柔的把水晶鞋给仁兔成鸣穿上,俯身给了她一个吻。
    没想到,水晶鞋突然变得血红,不知所措的仁兔成鸣不受控制的跑到殿门前开始舞蹈,没多久就死亡了。
    羽风薰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一时没缓过来晕倒了过去。
    第二天,清醒了的羽风薰以王子妃的礼仪隆重的埋葬了仁兔成鸣。
    但他不知道的是,送葬队伍送的棺材里仁兔成鸣的尸首早已不知所踪,只是没有人敢汇报给他而已。
    这场葬礼给羽风薰人生的初恋画上了句号,从此他虽依旧花心成性撩遍天下美女,却再不娶妃。
    而仁兔成鸣的尸首静静的躺在斋宫宗的床上,被她制作成了有生命却没有灵魂的人偶。
    “仁兔,你是我最完美的人偶♪”